李白"将进酒"作于河南叶县?

李白"将进酒"作于河南叶县?文化局长查百部书求真相“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诗仙李白的《将进酒》这首诗,很多人耳熟能详。但这首诗作于何处,很多人并不知情。近日,随着“汉高文通(高凤)隐居处”“唐元丹邱隐居处”两块残断石碑被发掘,文史学者翻阅大量研究李白的文集及清康熙《叶县志》,印证了李白《将进酒》这首诗,就写于叶县石门山。昨日(18日),中国楚文化研究会会员、叶县地方文史学者李元芝向大河报详细介绍了他发现、查找论证的整个过程。李白《将进酒》被发现作于叶县【一次约稿:广电局长问出两块古石碑缘由】“走,咱们先去看那两块石碑。”昨日,在讲述自己发现两块残断石碑、查找历史文献论证等过程前,李元芝领着驱车奔向距叶县县城60里外的常村镇石门村。大约半个小时车程,从常村镇中心漂麦河边一条弯曲的乡村公路向西北方向深入,就来到了位于石门山脚下的石门村。进村左转第一家,李元芝上前敲开了这户人家的大门,女主人一看见李元芝,就热情地打招呼“又来看石碑啦!”在女主人的指引下,看到了平躺在地的残断石碑,只见石碑的下端已经断裂,碑面上仅留下“汉高文通隐”的刻文,石碑雕刻时间显示“同治七年戊辰秋八月辛酉二十有七日”,同时,石碑左侧刻有“南阳叶县知县彭泽欧阳霖率千总”等字样。不过,由于石碑下端损毁,损毁的残碑已经找不到。在另外一家严姓家中,仅剩半块、碑文上“唐元丹邱”和“太白集载闻丹邱”刻字,残余的石碑底座在邻居家门口找到,被当成了石凳。李元芝告诉,听说这里有石碑的事,是在1991年10月份的一天,当时常村镇有个通讯员到叶县广电局送稿子,时任局长的李元芝碰见这名通讯员,就询问常村镇有没有历史古迹。这名通讯员就说了在石门山下的石门村看到有石碑,引起了李元芝的注意。“在一个周末,我带上相机就来到了石门村,发现两块石碑就在一户严姓人家院墙边,当时村民准备将石碑作为墙基石用,我记下碑文后来不及细看,就劝村民这是历史见证,要好好保护起来。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虽然石碑没有被村民用来垒墙,但两块石碑已经损毁断裂。”李元芝十分惋惜地说。虽然后来李元芝又转任叶县文化局长,但因为没有这笔经费,保护两块石碑成了他一直遗憾的事。李元芝说,叶县石门山是伏牛山的余脉,因其两山相连像月牙门,被赋予“石门嘉遁”的美称,在明代被列为叶县八大景观之一,这在《叶县志》中都有记载。而石门村的老人们称,1958年前,石门山脚下立有不下四十块石碑。1958年在石门山兴修水库时,许多石碑被当作石料砌进了水库。在石门村前的石门水库原闸口,看到闸门口两侧砌起的的石墙内,仍能辨认出七八块石碑,证明老人们所说不虚。【多年争议:文化局长查阅百部书籍求真相】在李白的作品中,《将进酒》是其最有代表性的诗作之一。因此,国内研究李白的众多学者对李白写这首诗的时间和地点,存在较大的争议。从1996年转任叶县文化局长后的10年间,李元芝开始围绕自己记录的石门村两块石碑内容,查找《叶县志》涉猎石门山的历史记载,越查越让他感到信心十足。尽管平时工作比较繁忙,但李元芝每查阅一次历史文献资料,都会专心记录下来,通过记录比对,达到求同存异。转眼间,退休的李元芝有了更多空闲的时间,他利用自己担任中国楚文化研究会会员、叶县地方文史学者的身份,先后搜寻到研究李白的专家的140余部专著。“这140多部研究李白的专著,我已经读完了120多部,从中筛选出当代比较有个性的安旗、王运熙、朱宗尧和詹锳四家代表进行细致研读,从中找出共同点和存疑点。”李元芝说。通过梳理,李元芝把这些专家们对李白《将进酒》写作时间和地点的研究结论按时间区分,大致有写于开元二十三年或二十四年、天宝初期或天宝四载和天宝十载左右三种意见;而按地域大致分为作于元丹邱在嵩阳的隐居处、在梁宋东鲁一带、在安陆和叶县高凤石门山四个地点。对于梳理出的专家对李白《将进酒》写作时间、地点,李元芝开始从自己查找到的文献资料,一一进行核实破解。同时,李元芝还将自己对李白《将进酒》写作时间和地点存疑以一名文史学者的身份向叶县县委、县政府和文管部门反映,得到了大力支持。【破解谜团:“重走诗仙路”论坛上得到认可】“李白《将进酒》作于何时何地?要破解这个谜团,必须从诗中涉及的岑夫子和丹丘生两个关键人物研究入手。”李元芝说。李元芝说,对于岑夫子就是岑勋,从明代到现代研究者都认可。而丹丘生,在李白《秋日炼药院镊白发赠元六兄林宗》诗句中有“弱龄接光景”“投分三十载”,这里的“弱龄”本指少年,“投分三十载”说明两人交往时间很长。李白大约在开元十三年前后离家,其时丹丘生已经浪迹天涯,开元二十年以后,元丹丘隐居嵩山,曾邀李白前往,李白有《题嵩山逸人元丹丘居并序》记此事。之后,约开元二十二年,李白曾去嵩山,写有《题元丹丘颍阳山居并序》。大约天宝五载,元丹丘隐居于长安东南的子午谷,李白《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及杜甫《玄都坛歌寄元逸人》中都有提及。此后,李白作诗《闻丹丘子于城北营石门幽居中有高凤遗迹仆离群远怀亦有栖遁之志因叙旧以寄之》(《叶县志》记载),虽然没有提及,但推测元丹丘在子午谷隐居时间不长,又卜居叶县石门山,综合分析《将进酒》诗作于天宝七载最接近。其后,李白又多次前往元丹丘石门隐居处,有《寻高凤石门山中元丹丘》及《酬岑勋相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等诗为证。在《李太白全集》中,有关李白、岑勋和元丹丘在一起饮酒的诗作共有两首,除《将进酒》外,还有一首《酬岑勋相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的诗中,判断岑勋的出发地点在南阳,在方向、路程、乘用马车等方面,都印证了李白作这两首诗,只能在叶县的石门山。而其他学者将李白《将进酒》作诗地点认为在嵩阳、梁宋东鲁一带、安陆,这三个地方离南阳都有600里以上的路程,要自备车辆前往邀请客人在当时也是很困难的。2015年5月,李白故里四川江油在北京组织“重走诗仙路”座谈会,受邀的李元芝在会上论证李白《将进酒》诗作叶县,他有理有据的论证,引起了四川江油“重走诗仙路”组织者的关注,也得到了现场专家们的认可。“随着“汉高文通隐居处”“唐元丹邱隐居处”两块残断石碑在叶县石门村被重新发掘出,与李白《闻丹丘子于城北营石门幽居中有高凤遗迹仆离群远怀亦有栖遁之志因叙旧以寄之》相互印证,更证实了李白《将进酒》作于叶县石门山。”叶县常村镇文化站长杨家鑫肯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