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考经济繁荣:科考辅导班、辅导书、代考

 
当今,各种考试辅导班如火如荼,市场上的各类考试辅导书更是令人眼花缭乱,可见考试经济之火爆。其实,考试经济自古有之,辅导班、辅导书之类的东西并不是现代专利。隋代实行科举考试后,专门针对科考的辅导班也就应运而生,发展成书院、文社模式。书院至宋代大盛,有700余所,文社至明代为盛。书院和文社大多数是地方上的有钱人出资兴建,花费重金聘请已回乡或致仕的举人、进士,或者有名气的学者担任讲师,对学生进行专门辅导,模拟考试,以提高中榜率。例如晚清的南京中山书院,院长年薪984两银子,其中800两为工资,其余为伙食等补贴。后来,有些历史悠久的书院得到政府津贴,能够给院长和老师发放丰厚的薪金,有的学生还会给老师上“贽礼”,相当于红包。有科考辅导班,也就会有专门对付科考的辅导书,讲的是怎样写八股文。明代出版商们曾经不惜重金,聘请已考取功名的知名才子,这些人可谓是科场老手,让他们根据自己的考试经验来选编标准的八股文,集成集子,介绍这种专门用于科举考试的文体的写作技巧。而许多购买此类书籍的生员,或只重应试技巧,或死背范文,不厌其烦地反复研读“四书五经”,毫不关注文章的精神实质。孔尚任《桃花扇》中有一段写南京三山街书商蔡益所的,只见此人好不风光,举人进士都要对他点头哈腰。他说,乙酉乡试要根据钱谦益的条陈改正文体了,也就是今天所谓的“变题”,试题形式要变了。既然题型要变,那么辅导书也得变。于是,他另外请了几位考试辅导专家,按照新的试题样式,另选新篇,以为对策。即将推出的这套辅导书封面将印上“风气随名手,文章中试官”的字样,这样的封面设计是借以宣传,也算作对考生的激励吧。这就是出版商蔡益所的生财路子之一,从中可以窥见明代江南考试经济之发达。当然,古代的考试也有其衍生物——作弊。古代科场作弊手法花样繁多,其中能形成行业,创造经济产值的主要有代考和夹带。代考,也称“捉刀”,存在于科考的各个阶段,尤以考取秀才的童试中更普遍,出现了职业化的枪手。人们熟知的晚唐词人温庭筠外号叫“温八叉”,传说他替人考试时,叉八次手就能写就文章,算是一个高级的职业枪手。清光绪年间,有个姓郝的人,本来在饭店干跑堂的,看到店主的傻儿子雇枪手代考后,竟然做了官。于是,他偷了饭店的钱,买枪手代考,没想到真的高中做官,而且还做到了主考官的位置。一次席间,他吹嘘道:“科举是个屁,我一字不识照样当官。”可见,代考行业多么猖獗。清代《儒林外史》第十九回就写枪手匡超人从杭州赶到绍兴,为一个叫金跃的人代考,考中后,金的家人给了他200两银子作为报酬,另外打点中间人等共花费300两。所谓夹带,是指考生通过衣帽、鞋袜、砚台、笔管、糕饼、烛台等凡是能藏匿只字片纸的东西,把小抄带进考场。因此,很多书商嗅到了这种商机,专门制作便于携带的小册子,高价兜售给考生。清乾隆五十四年,有大臣上奏道:“江西士子有临场习用新出小本讲章,又坊间亦有编辑经书拟题及套语策略等类,于临场前刊印发卖”,说的就是此事。2002年,在浙江省东阳市发现的石印微刻《五经全注》,印行于光绪己丑年,就是用来印刷小抄的刻版。历史愈往后,考试经济愈发达,暴露了科举考试的弊端,尤其实行八股取士之后,通过这种模式培养出来的士子,在蒲松龄的小说中有一段描写,可作笑资:初入时,白足提篮,似丐。唱名时,官呵隶骂,似囚。其归号舍业,孔孔伸头,房房露脚,似秋末之冷锋。其出场也,神情恦恍,天地异色,似出笼之病鸟……忽然而飞骑传人,报条无我,此时神色猝变,嗒然若死。如此情况,当局者痛哭欲死;而自旁观者视之,其可笑孰甚焉。